老薑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36
  • 来源:试看10分钟做受小视频_试看120秒小视频动态图_试看120秒做受小视频

    山東濟南府有傢飯館,叫“成福樓”,請瞭個掌勺的大師傅,姓薑。提起薑師傅,在當時也算個人物。他能做滿漢全席,通曉南北大菜,烹調手藝高絕。算是掌櫃甫先生有福,跟薑師傅沾點遠親,又肯出高薪,薑師傅也就來到成福樓掌勺瞭。

  薑師傅五十多歲,不大說話,但人挺隨和,每天總是笑咪瞇的。甫先生對薑師傅很滿意,並讓自已的兒子甫識才跟著薑師傅學藝。他想,這樣做,一來兒子學瞭本事,二來也讓兒子知道錢並不是那麼容易掙來的。甫識才生就機靈,跟著師傅鍋前案上的沒幾年,就把師傅的手藝學得八九不離十瞭。

  由於薑師傅手藝高超,所以成福樓的生意日益興旺,每天都是顧客盈門,甫老掌櫃賺瞭不少錢。但歲月不饒人,老掌櫃七十三歲那年歸瞭天。

  老先生一死,少掌櫃甫識才掌管瞭全部傢業。慢慢地他覺得,自己的手藝比起薑師傅也分不瞭上下,看見薑師傅已快七十瞭,手腳沒那麼靈便,就有瞭嫌棄之心,甚至開口閉口地喊起瞭老薑。一天,少掌櫃把老薑師傅喊來,拿出二十塊光洋,說:“老薑啊,這些年你給我傢老爺子出瞭不少力。但你年歲大瞭,拿著這二十塊大洋回去養老吧。”薑師傅沒說話,仍是一副笑模樣,拿著這二十塊光洋,頭也不回地出瞭店後門。

  老薑師傅走後的一天,快晌午的光景,成福樓外走進一個人來。這人光頭,一臉疙瘩肉,肥蹾蹾的腮幫子刮得鐵青,上著黑綢對襟大褂,下穿黑綢燈籠褲,腳脖子上裹著白色夏佈纏腿,足蹬一雙“踢死牛”。跑堂的一看,心裡嘀咕:“不用問,準是個來找茬的地痞光棍。”連忙跑過來,邊抹桌子沏茶,邊說:“大爺,您坐,您喝點水。”

  這人沒抬眼皮,一屁股坐下。跑堂的看著他連喝瞭兩碗茶後,才賠著小心地問道:“大爺,天快晌午瞭,您老想吃點啥?”來人鼻子哼瞭一聲說道:“大爺我聽說這兒成福樓甫少掌櫃能做滿漢全席,善燒南北大菜,我點幾樣飯菜,不知能否成全。”跑堂的忙道:“大爺您說。”這人道:“好,給大爺來個一龍臥沙灘、二蛟爭出海、三兩肚裡酒、四個連吹帶打饅頭。”說完,從衣襟裡摸出個手巾包兒,從手巾裡扔出來四十塊光洋,又道:“你掌櫃的能做,這是飯錢,要做不出來,小子,今天你這成福樓就甭開瞭。”

  跑堂的是見過世面的人,一看就知道禍事來瞭,忙跑進廚房找少掌櫃甫識才。甫識才正托著個水煙袋指手劃腳地支使著兩個徒弟炒菜,一聽這話,頓時愣瞭神,心話:“這叫什麼飯菜,我聽都沒聽過,四十塊大洋吃頓飯,看來是存心找碴的。”

  那年月講究顧客是財神爺,怎樣哄著把人傢錢賺來,才是生意人的目的,今兒來的是個找茬的光棍,怎樣下這個臺階呢?急得甫識才滿廚房打轉遊。堂掌櫃、跑堂的、大眼瞪小眼地看著少掌櫃。 

  過瞭會兒,堂掌櫃湊到甫識才跟前,用手一指後門,說瞭聲“老薑”。這一句話,少掌櫃象得瞭救星一樣,扔下水煙袋,跑出瞭後門。原來,老薑師傅在成福樓幹瞭這麼多年,早就在離後門不遠的街上安瞭傢。

  甫識才在路上心裡直犯嘀咕:“老薑頭是我打發走的,我現在腆著臉來請人傢,不知這老頭肯不肯救駕?”一進老薑師傅的門,甫識才尷尬的臉上硬堆起副笑臉,點頭哈腰地叫瞭聲“師傅”,接著說明瞭來意。薑師傅笑咪咪、慢騰騰地說:“我老瞭,不中用瞭,你打小就機靈,現在翅膀早就硬瞭,你都沒法兒,我咋行。”聽瞭這話,甫識才急得都要哭瞭,連忙道:“師傅喲,我的親爹,您老人傢別和我小孩子一般見識。不看僧面看佛面,看在我那老爺子份上,您救救徒弟吧。”一聽甫識才提他傢老爺子,薑師傅動瞭心。心想:“老掌櫃生前待自己不薄,再說在程福樓幹瞭一輩子,總不能看著被人砸瞭招牌。”這才跟著甫識才來到瞭廚房。這一回來,成福樓大小夥計都過來跑前跑後地圍著薑師傅轉。他們一來怕侍候不好這位成福樓掌勺元老,今兒砸鍋;二來也都想開開眼界,看看薑師傅怎麼做“一龍臥沙灘、二蛟爭出海、三兩肚裡酒、四個連吹帶打饅頭”這幾道菜。

  隻見薑師傅拿過一個魚床,往上撒瞭把白糖,洗瞭一條青黃瓜,擦幹水往上一放,對甫識才道:“這就叫‘一龍臥沙灘’。”又洗瞭兩根長豇豆,靠一端處盤攪在一起,疙瘩處下支根小半頭筷子,往海碗裡一放,澆上高湯,露出的兩個豇豆頭剛剛探出湯面。甫識才見狀連連說:“這就是‘二蛟爭出海’吧?”薑師傅點瞭點頭,又拿過一個菜料膆子,倒去菜料,洗瞭洗,灌進去三兩白酒,堂掌櫃也頓時大徹大悟似地道:“這就是肚子裡的酒嘍。”薑師傅又吩咐一個小徒弟說:“你去饅頭鋪買四個放瞭幾天,幹得裂縫的饅頭來。”一會兒,小徒弟一溜煙兒地跑瞭回來,薑師傅把四個幹裂的饅頭往灶膛一放,轉著個兒地燒瞭個遍,那四個饅頭燒得黑不溜瞅,裂縫裡沾滿瞭灶灰。老薑師傅笑咪咪、自言自語地說:“看你小子不吹灰、不打撲怎麼吃。”高喊瞭聲:“上菜。”

  說來話長,其時實短。從那黑胖子進門,到菜、飯、酒全都端上來,一共沒用多大會兒功夫,何況他也不是為來吃飯,而是來找茬兒的,正悠閑地蹺著二郎腿兒品著茶。一見菜、飯、酒全上齊瞭,這傢夥先是傻愣瞭一下,接著就連叫道“好菜!好菜!”便狼吞虎咽地吃瞭個精光。站起身要出門時,回過頭來心痛地看瞭一眼那四十塊明光鋥亮的大洋,嘴裡硬充好漢地叫道:“不貴、不貴,哈哈……,”一甩袖子出瞭成福樓。

  少掌櫃甫識才一見這四十塊光洋,噗通一聲,跪在瞭老薑師傅的面前,咧著嘴哭道:“師傅,我有眼不識泰山,薑還是老的辣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