蒙羞珍珠衫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23
  • 来源:试看10分钟做受小视频_试看120秒小视频动态图_试看120秒做受小视频

  明成化年間,襄陽府棗陽縣城大東街,有一戶姓蔣的商賈人傢,經常在湖廣一帶做買賣珍珠的生意,在當地是半天雲裡拍巴掌——響聲很遠。那一年,蔣傢的老夫人得瞭不治重病,隨夫西歸,臨死前,把祖傳的珍珠衫,從壓底的箱子裡拿出來,交給年方十七的兒子蔣興哥,囑咐他要把傢業發揚光大。
  蔣興哥含淚應允,整日操勞,守孝靈前。好多媒人前來提親,都被他一一婉拒。這其中就有城西大戶王公之女三巧。這三巧嬌姿艷質,風情萬般,非常能幹,被譽為"城西西施",令許多公子哥垂涎三尺。但她聽說興哥忠孝仁義、儀表堂堂,非興哥不嫁。興哥聞聽很是感激。老夫人周年之後,媒人再次前來說合,興哥欣然與三巧成婚。
  新婚之夜,興哥掀起三巧的大紅蓋頭,把亮閃閃的珍珠衫鄭重地交給三巧,正在羞怯之中的三巧接過珍珠衫,立刻感激地流下瞭熱淚,知道這是祖傳之物,一定好心收藏。小兩口恩恩愛愛,笑聲飛揚,日子就像抹瞭蜜一樣甜。街坊鄰裡羨慕不已,真是玉人良工琢就,天生一對呀。
  光陰似箭,蔣興哥一日想起父親在世時在廣東所做的生意,已三年無人料理,又想起父母生前的反復囑咐,就不得已決別愛妻,前往打理。三巧很是通情達理,說:"夫君,自古男人以事業為重,您隻管把那邊的事情安排停當瞭再回來,傢裡有我在,您盡管放心。"
  臨別時,小夫妻難舍難分,比不上十八裡相送,但也讓旁邊站著的丫環小翠流淚。倆人約定明年房前椿樹發芽之時,便是興哥的歸期。
  蔣興哥歸心似箭,他匆匆上路,白天騎馬,晚上坐船,星夜不停,一月時間就到瞭廣州。興哥見生意敗落,心中焦慮,四處張羅,多方應酬,加之水土不服、終日勞碌,不料得瞭重病,臥床不起,眼看著窗外橘子紅瞭又謝,謝瞭又紅。
  三巧在傢日思夜想,看門前的椿樹發瞭又枯,枯瞭又發,整日燒香拜佛,心中早已盼郎君快歸、快歸。
  興哥一去三年,三巧可謂望穿秋水。一日,三巧在繡樓張望,突然看見一個人相貌堂堂,和興哥走時衣著打扮一模一樣,正向這邊走來,三巧激動不已,連聲高呼:"興哥回來瞭,興哥想死我瞭。"並跑步下樓迎接。那人見三巧比西施還動人,心中頓時樂開瞭花,彬彬有理地說:"在下徽州商人陳商,來棗陽是做大米生意的,能夠見上美人一面三生有幸呀。"三巧見認錯瞭人,羞得轉身就跑。
  再說那陳商,他隻見三巧一面,就被三巧的美貌吸引,就象丟瞭魂似的。念念不忘三巧。一打聽,知道三巧的男人不在傢多日,他就來瞭膽量。他重金請當地最有名的媒婆——薛婆說和。薛婆起初死活不幹:"寧拆十座廟,不壞一對人。"說見陳商是白灰店裡買眼藥——找錯瞭門。陳商一咬牙,舍不得娃子套不住狼,誰讓我愛上瞭三巧呢。陳商拿出使兩十銀子,放在薛婆的手中,薛婆不覺動瞭心,推讓再三,還是收下瞭。
  一日,薛婆敲開瞭三巧傢的大門,說自傢有個侄女出嫁,枕頭上的針線活兒不會做,非讓三巧出面。三巧不同意,薛婆就賴著不走,不覺已是日頭偏西。三巧無奈,說:"隻有這一次。"薛婆說:"縫瞭就回來。"
  三巧跟著薛婆來到一處住宅,突然從後廂房裡冒出一個人來,抱住三巧的後腰。那人不住地說:"三巧,想死我瞭,隻要你願意和我好,我就是做牛做馬也心甘情願。"三巧受瞭驚嚇,回頭一看,原來是和自己夫君長得一模一樣的陳商。三巧大叫,也無人答應。三巧說:"快放開我,我是有夫之人!"陳商說:"我在來棗陽的路上就聽說你傢男人在外面早就另起爐灶瞭!"三巧亂瞭方寸,心想,興哥這麼多年杳無音信,莫非真的像這人所說?她反復掙紮,也無濟於事,後來實在動彈不得瞭,也隻好任陳商解開自己的外衣、內衣……